中共射洪县委宣传部主管 射洪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主编:陈攀 副主编:王益林 总监:罗明金 新闻热线:0825-6665927 合作:13882560256
政务资讯 | 行业资讯 | 重点专题 | 魅力射洪 | 微视射洪 | 网络问政 | 权威发布 | 网上读报 | 政务微博 | 射洪县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射洪 > 射洪文化
 
轿顶山下忆童年
时间:2018-06-25 08:57:29  来源:

       冒着细雨,我们走进了美丽的双溪乡,梓江沿岸笼罩在烟雨朦胧之中,犹如置身如诗如画的人间仙境。
        双溪乡轿顶山下的四合印是个四合院,有七道门槛,相传这是乾隆儿子老师的故居,所以作为历史文物被保护得比较完好。
        四合印周边村民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下雨天路滑,慢慢走,慢慢走……”
        让我倍感亲切温暖的是四合印里放着的拌桶、晒垫、簸箕等陈旧农家杂物。
        小时候,我长得很胖,总是翻不过生产队里有神龛的大堂屋的门槛,因此被笑称为“肥猪”很多年。我那时气愤不已,经常对着那些嘲笑我的大叔大婶剜眉、瞪眼,惹得他们哈哈大笑。
        我对拌桶的记忆也是深刻的。
        有一次,母亲背刚掰下的包谷到生产队大晒场,我就在大晒场玩耍等她,也等她每背回来一次就会给我带上一根两根甜甜的包谷秆,特别好吃。
        无聊的我坐在斜倚墙上的一拌桶下方。突然,我觉得拌桶被我不停摇晃折腾得不再斜靠而是立起——马上就要从我头上翻倒下来。
        我吓惨了,立即连滚带爬闪到一边。
        “砰——”果然,一声巨响,拌桶倒扣在晒场上。我傻傻地坐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母亲拉我回去,我也似乎懵了,一路上跌跌撞撞,腿,一直软。
        后来,我喜欢宽敞的晒垫、圆圆的大簸箕。特别是收拾了刚晒的粮食后,晒垫里微微的热气传来,一阵阵粮食的清香,让我陶醉其中,惬意极了。
        当然,最有情趣的是躺在晒垫或者大簸箕里仰望夜空看满天的星星,听爷爷奶奶讲那既喜欢又害怕的鬼故事。一会惊心动魄,紧张万分,一会又闲散舒适,享受凉爽,至于什么时候睡着了,什么时候被母亲抱回家的,那是一概不知了。
        走进青冈林芍药基地,首届最美村姑评选热闹场景已经远去,芍药花已谢叶正茂,可在梓江边小竹林里喝茶的情景还留在脑里,感觉笑声还在,风声犹在。
       “老板,来杯茶!”
       “好咧,喝啥子茶?花茶、绿茶、柠檬、菊花都有!”老板娘招呼声清脆又响亮。
        品着绿茶,听着飒飒竹枝枝叶碰撞的声音,我的心从来没有如此的宁静。我知道,我肯定是笑着的,我享受着当下的美好。
        小时候,老家屋后有一大片竹林,一到夏天,枝繁叶茂,棵棵挺拔,翠绿凉爽的竹林使是我们避暑玩乐的绝佳去处。
        我会像男孩子一样一手抓住一根碗口粗的竹子,翻跟头。有时候,手没握紧,或者竹秆粗了一点,跟头没翻过,反而被甩在一两米外的地上。一阵云里雾里眼冒金星之后,我偷着乐了,因为,地上有厚厚的竹叶铺垫,摔不疼也不会摔伤。只是第二天,才会发现手臂上、腿肚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疤痕非常明显。母亲偶尔会问,但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在摔哪个跟头摔到的。
        烧笋子虫是我们的美味野餐。我很汗颜,尽管母亲一再教育我要有女孩子的矜持稳重不要一天到晚爬高上梯的,可我总是会在大人午睡的酷热天气里,跟在村子里的几个哥哥姐姐的身后到竹林里捉笋子虫。
        我肯定不敢捉笋子虫的,怕它咬到我。但我敢吃呀!
        遍地竹叶和干透的竹枝就是上好的燃料,只一会,竹林里就会有香味扑鼻而来。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当时没放盐,也没有任何调料,为何我们会吃得那么津津有味?
        男生被骂挨打是因为脸上乌黑衣服很脏,同时也担心惹起火灾,我们女孩子被骂是因为没女孩的样四处乱跑。但是,我们都会当面听话背地鬼脸,第二天、第三天,竹林里的故事又会上演。
        就这样,在梓江河畔的双溪乡青冈林村,我找到了儿时的记忆,在热闹的农家坝坝宴里,我体会到了家的味道。
        明年春天,我们还会相约双溪,倾听竹叶声音、共赏芍药花开吗?那时的我,还会如此的宁静安然吗?(陈远芝  2018.5.26)

分享到: 更多
编辑:李晓玲
全媒体资讯
新闻导航  
·时政要闻
·社会新闻
·乡镇动态
·部门动态
·权威发布
政务微信、微博  
网民互动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站内搜索
射洪县新闻宣传管理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4031143号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4-080015  技术支持:遂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