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射洪县委宣传部主管 射洪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主编:陈攀 副主编:王益林 总监:罗明金 新闻热线:0825-6665927 合作:13882560256
政务资讯 | 行业资讯 | 重点专题 | 魅力射洪 | 微视射洪 | 网络问政 | 权威发布 | 网上读报 | 政务微博 | 射洪县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射洪 > 射洪文化
 
散文:小脚外婆
时间:2018-05-07 17:09:02  来源:
        小时候,我一直因为有疼爱我们的外婆而骄傲。
        外婆一年难得来我家一次,可我非常期待外婆来我家,她只要来就一定会给我们姐妹买吃的,比如水果糖、花生糕、蛋黄圆什么的。村子里小孩很多,看见谁家来客人了,都会簇拥着直到把客人送到主人家的院子里。我外婆更是受到不一样的待遇,好多同伴都会巴结地跟着我叫“外婆”,即使刚刚还和我吵过嘴打过架。因为,只要外婆来我家,跟随我们一起玩耍的小伙伴绝对有口福了,每人都会得到外婆分发的一两颗水果糖或者一截麻花、一个小饼干什么的。所以,大家都觉得我的外婆比他们家的外婆好,甚至一个馋嘴的小伙伴还有一次回到家向她妈妈哭诉:“为什么你嫁得这么近,外婆经常来我家都不给买我吃的!”,让那伙伴的妈妈当作笑话给我母亲说过好几回。我也从不担心外婆会因为她的小脚被同伴像追着其他外婆那样叫:“老婆婆,尖尖脚,汽车来了跑不脱。”
        去外婆家,是我们姐妹平时听母亲话做家务活的最大奖励。尽管这样,每次去外婆家,母亲都很为难,我们姐妹都想去,除非农忙偶尔她一个人回娘家,其余大多时候她会带着我或其中一个小妹去。但是,只要过年,四个姐妹哭着闹着无论如何都肯定要去的。所以,去外婆家的乡间小路上,常常会出现这么一个场景,长长的探亲“大部队”,母亲背着小背篓走在前面带路,我们四个姐妹就像老母鸡的小鸡崽一样紧随其后。我垫后,管理着前面三个小妹妹,防止她们不小心掉到水田里、河沟里。我们身上都套着崭新的花衣服,脚上穿着母亲大年三十晚上才赶做出来的新布鞋,一路上蹦跳着很兴奋,叽叽喳喳说不停,见着路上的人都会大方地打招呼,主动显摆说我们要去外婆家。母亲很尴尬,觉得这样回娘家有些丢人,毕竟小背篓里只有两把挂面或者两包白糖,而自己几乎“全家搬”目的是让孩子们打打牙祭。但是,沿路老乡热情的招呼,夸奖她女儿个个花招招展精灵可爱,母亲又满脸笑容地假装谦虚回应着。我想,生活艰难的母亲当时心里也应该是美美的,欣慰的。
        看见外婆家的房子了,我们更加兴奋,不再跟在母亲后面了,而是大声叫着“外婆外婆”飞跑在田坎上,像一群快乐的小鸟,扑棱棱地飞进外婆的怀抱。外婆远远就看见了我们,笑眯眯地站在院子里,叫着我们每个人的小名。我最喜欢听她叫我“乖娃儿”,感觉外婆是真实地疼爱着我,想念着我。然后,我们围绕在外婆身边津津有味地吃着零食。那时候,我总觉得外婆家的柜子很神奇,那里面永远有吃不完的好东西:爆米花、花生米、豆腐干、冰糖、薄荷糖……还有嚼得嘎嘣脆响的干胡豆干豌豆。总之,我觉得,外婆家是我们爱的港湾,外婆是我们最可亲的人。
        因为曾被狗咬过,我特别怕狗。可是去外婆家要经过两处养有大狗的人家。我去的时候会拾一根木棍,悄悄地小心地经过,防备狗跑出来咬我。回家的路上,外婆就会送我,送我走过那两户人家,然后,她就站在山岗上望着我走很远。我每次回头,她都会说:不要害怕,外婆看到你的。而那时候不懂事的我,总是高声地叫着:“外婆,别忙走,我要走过那个树林你才回去!”。外婆答应着,一直看着我。直到我已经走完了山沟的路到了另一个山头,下山转弯就是我家了,我还看见,对面山岗上大榕树下外婆小小的身影。有一次,外婆甚至把我送到我们的村口,转弯就看得见我家的房子了,离我家只有几百米了。我使劲拉着外婆让她干脆就去我家第二天才回去。但是,外婆坚持要回去,临走时摸摸我的头,嘱咐我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带着小妹妹,过几天又到她家玩。我仰望着外婆,觉得她真的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只是,那时候的我从不知道外婆要返回10里之外的家还要独自蹒跚地走很久时间,甚至有时候到家肯定已经天黑了。
        老公因为车祸遽然逝去,我很难过,两三个月都不知道怎么排解。我想到了外婆,突然很想很想见到她。于是,我在一个周末独自一人乘车从我们的小县城去了100里之外的她家。
        外婆明显的老了。她看着我,泪眼婆娑,不停地说:“你妈真的命苦哦,如今娃儿都大了该享福了却没福气享受。如果你妈还在多好啊!”外婆还沉浸在我母亲半年前因病去世的悲痛中。本来希望自己不再流泪,可是,外婆的话,外婆的泪,引起我太多太多的回忆,让我忍不住泪如泉涌,好几次差点痛哭失声。我无声地拥抱着外婆,安慰着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恳求外婆不要再去想念女儿,一定要保重身体,让我母亲走得安心。
        我不愿外婆知道我老公去世的噩耗再添难过,于是,悄悄告诉舅舅和小姨之后,在他们无法相信的震惊与痛苦表情里,我坚决地返回我的小家。一路上,车窗外树木倒退幻化成我的母亲,我的老公,还有我的外婆,他们一一展现在我眼前,让我泪水一直静静地蜿蜒流淌……
        外婆的电话在我到家后一个小时左右,她还是知道了我老公的事,她骂着舅舅小姨对我没有努力挽留,她责怪自己在我面前唠叨着失去女儿的伤痛却忽视了我的感受。不识字的她让小姨打通我的电话,要我千万别太难过,好好把儿子抚养长大。她的自责,她的心疼,让我再次泪流满面,感觉就像小时候躺在她怀抱里一样的温暖。
        我不知道,倔强的外婆竟然不顾舅舅小姨的阻拦偷偷地来到我们的小县城找我,她想给我安慰,告诉我不要难过,告诉我不要想着母亲不要想着老公,一切向前看。我无法想象,一个年逾古稀的小脚老太,平时几乎没走出过小山村,是如何辗转来到我们小县城的。我也无法想象,个性要强的外婆挎着那个装了30只鸡蛋的篮子是怎样在大街上逐家逐户谦卑地询问她外孙女的名字。我更无法想象,那一天,没喝一口水没吃一顿饭的外婆,没有我电话也没有我地址,身处陌生的环境,眼前人来人往,却始终没有看到我找到我,她有多么的茫然和无助呀。
        小姨告诉我,外婆甚至问到了我曾经的一个学生,但是他只知道我进了城里却不知道我具体在哪里上班家住哪里。最终,外婆只好又提着鸡蛋回了老家,并且还不让小姨告诉我,怕我知道后难过。我再次泪眼模糊。
        顽强的外婆竟然度过了九十三岁生日。我很庆幸,这十多年来,我们姐妹经常相约去看望她,给她讲笑话,陪她一起吃饭。外婆去世的前几天,安静地躺在床上,竟然还能叫出我的小名。她默默地让我和小姨给她洗脸、梳头,给她喂桔子。
        我第一次给外婆洗了她的小脚。那双畸形的甚至有些丑陋的小脚让我倍感亲切,这双小脚承载着外婆的慈爱和坚强,陪伴我走过童年走过艰难岁月,带给我欢乐带给我安全带给我慰藉。
        今天,我和妹妹去乡下看望了外公,却没有去外婆的坟前看她,我不想去,怕难过,怕控制不住流泪,希望她放下牵挂,安然长眠。(陈远芝)
 
分享到: 更多
编辑:袁田
全媒体资讯
新闻导航  
·时政要闻
·社会新闻
·乡镇动态
·部门动态
·权威发布
政务微信、微博  
网民互动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站内搜索
射洪县新闻宣传管理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14031143号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4-080015  技术支持:遂宁新闻网